仰望_空 自留地

纷纷扰扰发现没有可以随心的场所。这里保持自己。这里只有我一人。

又做了一只透子,后附一个简单教程,以及参考图。

提示:
1不织布选色:肤色-卡其
头发-浅黄
(可能会因为各家不同有区别,我是第一次买了一个9.9的试用包挑的颜色)

2铅笔打底:背面+镜像(把参考图镜像之后再比着画)

3圆:脑袋和头发的圆我是用了个小罐子描的,然后脸压着线剪,头发在线外1mm左右剪

4缝的地方都是用单线缝,加粗的地方缝两遍,不会单线缝的自己研究一下吧,手残如我第一次就成功了😂😂😂

5在纸上设计衣服可以用点阵纸或者方格纸会好画一点。然后把纸剪下来压在布上剪布。

6手,领子,脚,眼睛,之类的小地方我都是随手剪的没有画,因为太小了。以及眼睛蓝色部位可以用打孔器打一个小圆。

7今天新试把一点点不织布用针挑开再铺到嘴边的位置可以比较薄,眼睛也可以这样尝试一下。

8整体都是用玻璃胶粘起来的,所以头,上衣,下衣之间都要留好粘胶的位置。想要做挂件的话最好再加个能穿钥匙扣的地方。PS玻璃胶粘的还挺结实的,小波本被我挂了一个多星期去上课都没事,不过不织布挺容易脏的,应该也不能洗。

9暂时没想到,大家自己动手试试吧!我做一个大概三小时orz

QAQ做了两只透子!假装拥有了零和波本🙊

18/11/07 友人A

我不知道有些选择

为什么那么难以释怀

可能我从未经历挫折

因为我总是在做选择前就放弃

命运这种东西让我与几十亿人中的你们相遇

这世间有什么值得?

成绩排名学校

金钱工作事业

一本好书值得,

一曲音乐值得,

一张风景照值得,

一捧热茶值得,

一碗饭菜值得……

我觉得活着即是万幸,

也可能因此把其他一切放的太低,

有时才显得云淡风轻。

也可能只有在这个肩上担子还不重几何的时刻,还能笑得从容。

不后悔从今选择的种种,

不甘心的泪水却总饱尝过。

从未体会过认真的心情。

可能……真的无法感同身受。

无法真正理解。

你所失之心痛。

在你万分难过时,我想的却是

多亏这样才让我遇见你。

认识了那些我可能接触不到的东西,有点神仙般的过了些日子。

过于肉麻。

所以不知道怎么说。

偷偷说。



我不知道怎么定义朋友。

我对友人的定义很敏感也诚惶诚恐。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的其他朋友吐槽我和友人A相处的模式像在谈恋爱。


哈哈,我不知道等到真的遇见那个他的时候,会不会能够像这样畅所欲言过。


虽然还有半分秘密,但已算值得珍惜。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因为我永远是个活在今天的家伙。


你可能不似你想象的那么勇敢。

5/9 one?

我记得关于言语的话,恶语伤人六月寒,还有柯南里面说到的,言语是利刀,很多话出口就无法挽回。

我很难控制言语,表达不清,或者表达过度都是常见的,对有些人可能可以不在意的一笔带过,对其他的可能就是那种无法挽回。

从小时候开始学会接受言语就发现我很难反驳对方,不管是对骂还是其他的,在下面同我自己对话也许可以说很多,但说出口的冰山一角,很难表达全面,也没什么逻辑,歪理更多。

有的时候随口说些东西,有的时候说了的话就觉得不得不兑现,两者之间可能也会根据对象鉴别。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这句话最近一直在脑海里。

我可能永远无法表达清楚我的全部想法了,所以很庆幸在某些方面某个话题上能同我交流的人还有很多。

也许是忘性太大了,我从来不是话题的调动者,反而时常造成冷场。

这种尴尬感很久没经历才让我现在幡然醒悟,是啊没错,我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人终归离去的,我也许该早点找回从前独自相处的那种感觉。

我一直觉得作为人的感情我是模糊的,又是极端的。

我们的相处模式也许很奇怪。

但这可能又是我自私的一面。

虽然看起来可能不是那样。

把一切丢到一边给别人想考虑这样算不算是负担。

(但好像给对方也造成了压力)

我有些话很说不出口。
即使感到自己做的不对。

还是打不出那些字,我很卑鄙的。
没有那么好的。

我的虚荣心也很重。

什么事其实也都是在考虑表面的利益。

或者我的利益。

嘴上说一套背地里斤斤计较。

不懂的奔跑也不懂的追求。

永远不愿意先付出。

……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我从二次元逃到三次元后我知道已经无路可退。

我……

其实很笨吧。

本来就是特别消极的人,如果在谁身边表现我的消极大概是因为这些人无所谓,而如果在谁面前表现得很正常很开心的话大概是因为害怕消极的我会使他们离开,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些人啊……感觉自己有些心理问题了需要Hannibal医生的私人治疗哭唧唧。

18/0209 志同道合

看了一篇文 对考研无比恐慌。
或者说对未来无比的恐慌。

我对我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我不敢去想远处。

简单点了几个临近的小的点。
但他们的完成看起来就很困难。

至少不会是我可以坐享其成的那种简单。

我不敢想象写简历这件事。

回顾从我踏入校园的一步开始。
我都不曾有过值得记录的地方。

大多数中的大多数

我幸运的享受着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但同样我也知道这些在未来在那个相比起从前儿时来说的未来越来越无法给我提供支持。

我仿佛已经产生惯性一般推脱掉麻烦的事物。
也因此好像表现得不在乎那些……

我能够成为怎样的人?

我想成为怎样的人?

我讨厌思考这样的问题。

可是不得不……

因为时间在倒计时。

因为岁月在消磨他们和我。

周遭的一切也不会一成不变的等我长大。

而我,
从年龄上说也早已该独立。

当我在远方时,那些唠叨总是可以轻易的跳过,当我面对他们时,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能好好注视他们的眼睛……

下决心是没有用的。
我已经下了无数遍。

却仍然死性不改
也行许还会一直这样。

所以我会尽我最小的努力去做出改变。
我不是会全力奔跑的人。
正因如此,我打算在弥留之际,走最远的路,尽量看到我可以想象到的最极致的景色。

希望在景色的那头,可以遇见光。

月色真美如你心明

我们昨夜屠龙。

这是一个十分主动的小茶杯,因为他拥有多余汉尼拔七年半的记忆,甚至有些痛苦的,难过的。

关于小茶杯的黑暗面,以及汉尼拔所说和众人所认为的,他会喜欢『杀人』这种感觉。

我也不得不假装看不见小茶杯所做的那两个『艺术』的画面,和被他『害』死的那个『其实还不是很讨人厌』的医生。

在原剧中,汉尼拔的情绪表现的更为明显,甚至充满『爱意』。

他的倾诉,和小茶杯梦中的他的言语。

他的细小举动,和占有欲。

我最喜欢的那个画面,也是最戳我心的那个画面。

在汉尼拔把小茶杯陷害入狱后他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诊室,望着对面的空座位,期待着,失落着。

他曾经为他准备好了一切。

那个面朝大海的房子,阿比盖尔,和属于他的汉尼拔 。

小茶杯有没有被汉尼拔改变?
但汉尼拔确实被他改变了。

阿拉那没有死,杰克没意思,摔碎的茶杯也拼凑整合了。

阿比盖尔死了。
对背叛的惩罚。

那颗破碎的心。

对他自己也像是一种惩罚。

Will的原谅显得单薄,汉尼拔对Du说小茶杯不重要和他不在乎小茶杯的样子,甚至像是在赌气,在别扭。

惩罚来的很快。
他差点就吃了小茶杯的脑子。
甚至是鲜活的。

回忆到这里不得不表示感谢梅森那个混蛋,和他那群赏金猎人。

创造了一个『和好』的机会。

如果说第一次汉尼拔的濒死是因为小茶杯,这次获救是不是能抵消一下?

及时阿拉那不去请求汉尼拔,小茶杯也会被他就走的。

那个对恶人凶狠的小茶杯,令汉尼拔惊喜的小茶杯。

雪地的公主抱。

和漫长的陪伴。

我想起了他们才见面的有天早上也是在Will家,在阳光的照耀里,小茶杯面带微笑的享受着汉尼拔带来的美味。

这次。
他再也承受不住了。也许是因为额头上划的那一刀太过疼痛,或者更可能是因为汉尼拔拿他身边的人当做威胁。

才让他真的死心。

他渴求他的离开时。

他说他将会永远为他留下了。

至少,是在他知道的地方。

三年半的时间。
他放弃的自由甚至曾经的『骄傲』。

当红龙出现的时候。

所有人甚至是Will的妻子都希望他重新为破案出力。

汉尼拔却告诫他远离这些黑暗。

以至于再次见到,了解到他现在的生活时,表现出的那种『嫉妒。』

can't live with
can't live without

和Dr.Du的交谈也许才让小茶杯真正看清自己。

当他真正下定决心的时候。

当他说please的时候。

当他们真正合作了一场月下的血红圆舞曲之后,也伤痕累累了。

至少与他。伤的很重。

我突然想到月色真美的含义。

你说那会不会是小茶杯最后的告白?


/

原本是想写那篇同人的感受,最后写成了我眼中的拔杯。
名字有错请打我。

心痛。